歷朝歷代戰斗力天花板的安史叛軍,為何有極其詭異的行事邏輯
2023/07/06

歷朝歷代造反隊伍戰斗力的天花板,安史叛軍

由于唐代中前期關隴集團壟斷了大部分經濟、政治權利和階層上升空間造成了河北北部的底層、知識分子和高門集體不滿,最終掀桌子。由安祿山帶領南下造反。雖然安史之亂是唐代中央地方矛盾,河北高門和關隴集團矛盾的集中爆發。

但是安史叛軍本身的意識形態和處事規則又展現出不同于任何朝代造反隊伍的情景。

安史之亂八年,叛軍展現了令官軍膽寒的戰斗力。而且多次打出逆風翻盤的戰績,幾乎每戰都有死戰不退的事跡。叛軍每一仗都當成絕戶戰在打。這樣的戰斗意志和表現即使是大唐開國時的巔峰府兵也不遑多讓。在歷朝歷代的叛軍中戰斗力和戰斗意志是天花板級別。

胡漢一體的安史叛軍表現出超出任何時代造反隊伍的戰斗力

特別是野戰戰績,叛軍勝多敗少,8年時間里幾乎把唐朝西北的邊軍精銳打光。

細數一下叛軍幾次重大野戰經過。

756年哥舒翰出潼關,在靈寶被叛將崔乾佑擊敗,河西、隴右精銳被一戰送光,副將王思禮等人僥幸逃回。

756年冬天,長安西北的陳陶斜,4萬唐軍一天之內被安守忠殺光,指揮官房綰只身逃回。被困長安的杜甫得知官軍敗北痛哭一場,留下詩作「悲陳陶」。

757年年中,郭子儀、仆固懷恩指揮的朔方軍在長安西部清渠被安守忠、李歸仁擊敗。唐軍丟棄輜重無數。

757年9月,郭子儀、仆固懷恩、李嗣業、王思禮指揮15萬唐軍在長安西南香積寺和10萬叛軍血戰,終于獲勝。刀刀見紅的車輪戰后,叛軍陣亡6萬。安守忠、李歸仁、張通儒等逃走。唐軍亦傷亡慘重。

757年10月,郭子儀、仆固懷恩、李嗣業再接再厲在潼關以東和叛軍再戰。憑借著安西回紇聯軍的出色發揮,官軍繞后成功,叛軍敗北。但是對戰中,叛軍依靠山勢多次從黃河河灘處發動反擊,打的唐軍「幾不能軍」 差點扭轉了戰局。

香積寺之戰,唐軍收復長安是安史之亂中唐軍最重要的勝利

758年鄴城,9節度圍堵安慶緒,坐困愁城的兵力絕對劣勢的安慶緒還能發動反擊。在鄴城西南的愁思崗打破唐軍包圍圈,重創安西軍,李嗣業中流矢不治身亡。隨后史思明南下和唐軍決戰,硬剛郭子儀、李光弼和仆固懷恩等部。史思明最后打敗唐軍,俘獲了幾萬民夫、工程器械和輜重。

759年河陽,李光弼在河陽防守戰中擊敗叛軍。

761年2月洛陽北邙山,仆固懷恩因為在平原列陣時沒有和李光弼配合好被史思明抓住戰機。唐軍一戰敗北8萬士卒四散而逃。史思明整頓叛軍差點再次打入關中。

這就是叛軍野戰的戰斗力。不僅總體勝多敗少,而且每次戰勝唐軍都是以少勝多。鄴城一戰甚至打掉了唐軍徹底收復河北的信心。

胡漢雜居的營州城

安祿山出身于大唐東北部的營州城(遼寧朝陽),出身這里的「雜胡」還有後來對抗安史叛軍的中興名將李光弼,叛軍的二把手史思明。

營州城 其地位于遼西走廊,北通契丹、靺鞨,東接高句驪,西鄰突厥,轄境內生活著數十萬漢蕃民戶。地理形勢及戰略位置都十分重要,歷來是中原王朝經營東北地區的前沿陣地。

出身營州城的李光弼

河北北部何時成了這些「雜胡」的根據地,發展出了完全不同于中原教化的文化和行為方式呢。

安史之亂向上追溯200年,北魏六鎮起義時,六鎮的鮮卑漢族豪杰就紛紛南下。 幽州等地就一直浸染著北方游牧民族的風氣。

安史之亂向上追溯100年,隋末亂世,羅藝在幽州響應李唐,牽制河北的竇建德,為李唐統一天下做出了杰出貢獻。但此時幽州還是李唐的鐵盤,反而是南部是支持竇建德的地區。到了安史之亂后情況反過來了,河北北部成了叛軍的根據地,河北南部倒是出了多個唐朝的忠臣義士,比如顏杲卿。

所以盡管有多年和胡漢雜居的歷史,河北形成安史叛軍這樣信奉暴力且作戰極其兇狠的組織還是唐代以后的一系列歷史發展造成的。

胡人騎兵

真正的變化安史之亂向上追溯80年。太宗滅東突厥后,大量突厥人安置在唐朝邊境陰山到遼東一帶。後來唐太宗、高宗伐高句麗。在東北地區展開了空前的軍事行動,營州成了唐軍出征的重要軍事節點,營州附近的契丹和奚族人不少加入了唐軍的討伐隊伍,668年高句麗滅國后。

高宗滅亡高句麗后,對高句麗遺民下詔:

【撫恤孤老,有干能者,隨才任使】

高宗將高句麗大部分人口遷移到內地。自此營州更是成了各路胡人聚集的地方。

唐代東北地區的十字路口,營州

在高句驪、百濟相繼被唐軍攻滅后,契丹又成為東北邊境最為強勁的勢力之一。

武后時期,對外戰爭遭遇一路的慘敗,東北地區被契丹洗劫的非常厲害,為數不多的農耕漢民也舉家南遷。玄宗時期正式放棄府兵,采用邊地的募兵。東北邊疆的部落民和漢族底層人民更是把從軍立軍功當成了翻身的救命稻草。

胡人那套崇尚絕對武力的風氣,和草原部落權利傳承的規則慢慢變成了幽州地區民間行為主流。

當然契丹、靺鞨、突厥、高句麗的貴族后代接收了中原的禮儀又保持了游牧民族的勇悍,比如李光弼、黑齒常之、李抱玉、王思禮等名將,這些人精神層面臣服中原禮儀,對大唐則以死報國。

受邊地的叢林法則影響底層人行事也恃強凌弱

但底層的胡人漢人則完全適應了邊地的叢林法則,禮義廉恥對于邊地討生活的人來說是天方夜譚,忠君愛國更是扯淡。安史之亂的領導者安祿山和史思明則是自小在營州城胡漢雜居血腥打斗底層中混出人樣的能人。后期兩人先后被更有野心的兒子殺掉,在草原地區這也是大汗繼承的常態。

殺君弒父,唐代中期和五代十國時稀松平常的操作

200年后,已經事實獨立了200年的河北藩鎮中。成德軍節度使安重榮就說出了上了中學歷史教科書的話—— 「天子者,兵強馬壯者為之」。可見從公元650年左右太宗開始對東北用兵,到安史之亂再到後來的藩鎮割據。河北北部由于多年的對外戰爭和幾百年的胡漢文化交融,整個社會對于皇位神圣性的鄙視已經取代儒家的意識形態。和南部大部分唐朝州郡產生了文化上的隔閡。

突厥武士

安祿山身上有突厥和粟特人的血統,在處事規則上兼具這兩個民族的特點。安祿山為人狡黠,逢人說漂亮話,馬屁拍的很讓大人物舒服。行軍打仗又非常爽氣,能和士卒同甘共苦。對人慷慨,在任范陽節度使時,圍繞安祿山已經形成了類似草原效忠體系的親兵——曳落河。這批人大部分來自東北的契丹、奚等少數民族的或者邊地犯了死罪的死囚。在安祿山的親自「感召下」結為安祿山的義子。

安祿山

安祿山為了打造這批精兵花了血本。全身披甲,行軍時攜帶多匹戰馬。8000多人的義子軍團曳洛河可以匹敵當時其他戰線上任何一支唐軍精銳騎兵。這種游牧民族認強者為父的做法,在深受突厥影響地區倒也不罕見,安祿山就運用它是佼佼者。後來五代事情節度使養子成為風氣,也是安祿山在幽州開了一個好頭。

全身披甲的安祿山親兵

但這種做法明顯和中國宗法傳統格格不入,對于先秦秦漢的中原人來說是聞所未聞。曳洛河這種具有義父子性質的精銳私兵是在突厥草原文化加上中原雄厚財力基礎上養成的。只有草原部族的崇拜強者的文化加上中原農耕文明積攢的財力才能打造出這樣規模龐大,意識形態又迥異于中原精銳騎兵。

安史之亂時這支親兵也多次對唐軍造成沖擊,757年和唐軍二戰長安時,幾千曳洛河差點讓朔方軍集體去跟唐太宗報道。 只有在面對回紇的具裝騎兵時他們才稍微落下風。

史思明

叛軍二把手史思明相對安祿山則暴虐的多,史思明治軍極為嚴格。任何時候都是軍令大于天,即使對自己的兒子也是如此。叛軍軍中他是絕對的權威,如果有人觸犯軍令就會被斬首。

所以叛軍在後來的逆境中也有戰斗力,確實是因為軍紀太嚴格,不堅守防線要丟命。而且是史思明帶兵會允許士兵縱兵劫掠,每每攻下城池就會殺光老幼,留下婦女供士兵玩樂,所以史思明的部隊極為兇殘。

粟特人的情報網

粟特人老家在中亞,信奉拜火教,在絲路上經商。是古代絲路上非常活躍的民族,曾今在732年有過一次不大不小的建國運動。運動失敗后,粟特人盯上了大唐邊疆炙手可熱的紅人半個粟特老鄉安祿山。

拜火教的神明,阿胡拉馬茲達,日本汽車馬自達就參考了拜火教標志

在安史叛軍準備造反前的日子里,安祿山雖然心里打過退堂鼓,但是實際的造反準備一直在緊鑼密鼓的準備。對于粟特老鄉主動投靠,他也是欣然接納。粟特人廣泛經商,范陽的叛軍利用這些商業網點采集情報,探聽朝廷的虛實。

不少粟特人也加入安史叛軍,比如安守忠。粟特商團提供了資金扶持和外交運作,還有情報網絡。

消失于唐宋之交的粟特人,曾廣泛分布于中亞到遼東的廣闊土地。安姓、曹姓甚至是河西走廊的高門大姓

安祿山這麼聰明的人,也利用了粟特人的情報網和外交網絡,塑造自己粟特民族保護神的形象。因為祿山在粟特語里面是光明的意思,為了迎合粟特人的拜火教。安祿山將自己打扮成突厥人的戰神和粟特人的光明之神下凡。

營州的粟特人集團還通過自己在渤海國做官的貴族,影響到了渤海國對于燕國和唐朝的外交態度,比如在對日本介紹唐朝的情況時,抬高燕國,貶低唐朝:

李家太上皇(唐玄宗)、少帝(唐肅宗)并崩,廣平王(唐代宗)攝政。年谷不登,人民相食。史家朝義,稱圣武皇帝。性有仁恕,人物多附。

父慈子孝

安慶緒殺死安祿山,史思明殺死安慶緒,史朝義殺死史思明。叛軍的幾次權力更迭是一點感情不講的。雖然肅宗要尊玄宗為太上皇被人看做虛偽。但是玄宗再蠢也不希望自己兒子學安慶緒和史朝義的。

宦官李豬兒參與了暗殺安祿山

  還有更早的安祿山被殺前,自己早有先見之明。拿下洛陽后,安祿山深居簡出,時刻防備身邊的反叛。盡管身材繼續失控,身長膿瘡,而且失明,但會習慣性地佩刀表示警惕,睡覺時刀也會放在近處。 在安慶緒兵變的時候,這把刀被他最親信的契丹人宦官李豬兒偷偷拿走,安祿山沒有摸到大刀,反而肚腸被李豬兒一刀劈開,腸子流散一地之后,失明的他抱著賬桿大呼:

「是家賊!」

  這說明安祿山對于被自己人滅口早有預見。這也是很多草原大汗命運,所以安史叛軍很多看似不管不顧的軍事政治操作都是基于這種預見。

亂哄哄的「爭奪天下」

李泌在唐肅宗登基時就指出叛軍「胸無大志」。因為叛軍南下洛陽以后,每天都將財物品布匹運到范陽,完全沒有爭奪天下的意向。

「賊之陷兩京,常以橐它載禁府珍寶貯范陽,如丘阜然。」

而且對于征服的地區,完全是涸澤而漁的狀態,殘忍的對待治下的百姓和官員。

「舉河北悉入賊,生人貲產掃地,壯赍負,老嬰則殺之,殺人以為戲;

叛軍破城之日就是城中百姓的末日

「宮嬪散匿行哭,將相第家委寶貨不貲,群不逞爭取之,累日不能盡。又剽左藏大盈庫,百司帑藏竭,乃火其馀。祿山至,怒,乃大索三日,民間財貲盡掠之,府縣因株根牽連,句剝苛急,百姓愈騷。」

安祿山在756年中,大軍被堵在潼關,范陽老家被朔方軍偷襲的時候。就對手下謀士嚴莊抱怨不該造反。

下屬安慰他:「縱事不成,收取數萬眾,橫行天下,為一盜跖,亦十年五歲矣」,安祿山聽后大喜 :「最終是你讓我心里痛快啊!」

安史集團盡管已經建立燕國,安祿山當了皇帝,最高領導人的覺悟還是「過把癮就死」的態度,實在不行搶點東西回范陽老家。

叛軍原本希望快速拿下洛陽、長安對李唐中樞進行斬首

從這里再復盤安史叛軍的軍事路線,就能得到如下的結論。

戰爭初期他們只想快速拿下洛陽長安,對李唐皇室進行突然斬首,然后就坐享其成。對于中原后續的治理,沒有深入的思考,實在管不了就撤回范陽。開戰后安史叛軍也是對華北平原進行了多處攻擊,但基本以范陽為底盤展開的,叛軍在短期內還是對南方地區缺乏興趣。

如果潼關打不下,叛軍堵著關中的唐軍。接著以洛陽為支點全力向東南拿下運河(大唐要感謝張巡死守睢陽),再向南攻擊南陽盆地。這樣李唐的天下還真的危險了。即使唐軍最后打贏了叛軍那也是天下彌亂,提前進入亂世。

張巡堅守睢陽10個月,讓唐軍完成了對叛軍的反擊

  後來安史集團攻入長安之后,大軍又大肆掠奪,屠戮皇親國戚和百姓,勝利來得太過突然,超乎所有人的預料,以至于沒注意去追擊逃亡的玄宗一行人。

  雖然唐軍方面朔方軍還有回紇人在戰爭后期反攻「叛軍占領區」時也對民間進行剽掠。唐軍在治下也進行了殘酷的征兵動員。杜甫的「三吏三別」是上了中學教科書的作品。

但是唐朝整體上的對于治下的百姓是有底線的,對于叛軍的態度也是優先懲辦惡首,對于脅從者不會一棍打死。 相比之下,安史集團無論是對于自己人,還是俘虜的皇親國戚,或者唐朝的投降官吏,還是占領區平民,則是延續了其一貫戾的作風。

  安史集團也意識到了各種暴力清洗的危害,也想過政治性作秀降低統治成本,但終究無法掩飾其本質。

比如勸進和獻祥瑞,這些封建王朝建國的步驟,安史叛軍其實都一一采納過。

攻克洛陽后,安祿山組織一些東都的名士,僧侶和道士上表勸進讓安祿山稱帝。 後來史思明稱帝了,不僅想郊祭天帝,還想請儒生講解制度。史思明又讓妻子辛氏舉行親蠶禮:「其妻為親蠶之禮于薊城東郊,以官屬妻為命婦」。安史叛軍的高層是非常明白漢人這套帝國治理制度的運行流程的。

皇后參與的親蠶禮,祭禮程序繁縟

  但是安祿山、安慶緒、史思明先后被殺。也徹底說明了在安史集團內部采用漢地傳統的權力交接方式完全不好使。

當時的河北地區習武斗狠之外,像親蠶禮,郊祭禮這種禮儀,對于燕地百姓十分陌生。史思明搞的這套中原地區司空見慣的儀式,燕地百姓跟看熱鬧一樣圍觀。「燕羯之地不聞此禮,看者填街塞路」。這就是當時河朔胡化的真實反映。

人人可危的內部集團

寫到這里可以看出來,安史叛軍深受草原部落文化影響,有粟特人情報支持,又利用了李唐王朝雄厚財力組織了一支可以橫掃東亞的步騎隊伍,是一個超級縫合怪。

雖然安祿山手上有十幾萬精兵悍將,但是這個造反集團并沒有什麼吞并天下,一統八荒的雄偉理想。他們的很多軍事行動更像是發泄憤怒的操作。

草原那種只崇拜強者的文化和暴力決定一切的思維,為安史之亂以后叛軍內部的四分五裂埋下了基礎。

安祿山最親信的班底中,是漢人和契丹為主。安祿山以嚴莊為謀主,孫孝哲、高邈、何千年為心腹,各色人等都有參與。初看安祿山的團隊有點「海納百川」的意思。但是這些人基本只服從安祿山個人。后面是安慶緒弒父繼位,安史團隊就馬上分裂了。

叛軍的下級服從上級完全是草原式的小可汗服從大可汗,沒有絕對的忠誠

叛軍內部的主要首領間的關系,其實類似于大可汗和小可汗的關系,不存在嚴格的君臣之分。草原上的繼承沒有嫡長、長幼區分,就是簡單看誰的拳頭大。 小可汗推翻大可汗非常常見。

史思明被兒子殺死后,叛軍的中高層軍官失去了眾人都服氣的領導。安史叛軍向來服從最強暴力,失去了「準星」后,整個隊伍變成了一個個小團體,開始在內地圈地自保,各個小軍頭變成「小可汗」。

對于這些中層來說禮義廉恥是不存在的,之前的中高層領導只服從安祿山史思明這樣的大帥。現在兩人都死了,那個所謂的「大燕」政權他們也瞧不上,更沒有「殉國」的覺悟。

潼關以東崔乾佑大敗名將哥舒翰

安守忠、崔乾佑是叛軍極其能打的悍將。這兩人在戰爭前三年殺死了至少30萬唐軍。安守忠後來被安慶緒監視史思明,被察覺后馬上就被史思明宰了。崔乾佑則是因為站隊安慶緒,在史思明取得鄴城大捷后也被清理門戶。 叛軍內部不同集團的矛盾和站隊問題,為叛軍將領制造了巨大的不安全感。

戰爭后期所有人都朝不保夕,都準備在兩頭下注。

嚴莊,這個是安史之亂背后最大罪人。以他為首的漢人謀士集團攛到安祿山起兵。在唐軍收復洛陽后,他感覺形勢逆轉果斷投降朝廷。李唐朝廷出于政治考量,最后沒有處置他。這些行為雖然姑息了叛將。但是安史叛軍的中高頭目也知道惹翻了朝廷還可以謝罪自保,但是叛軍內部站錯了隊那肯定是性命堪憂。

嚴莊投降朝廷

比如田承嗣,安祿山「為賊前驅」,算是安的鐵桿。郭子儀平東都,田承嗣立刻投降,不久又反叛,歸附安慶緒。安慶緒死于史思明之手,田承嗣歸附史思明。史朝義敗,與田承嗣共謀保莫州,眼看莫州不守,史朝義去河北求救,他舉州投降唐朝后被封為節度使。

安史叛軍最后名義領導史朝義走投無路投靠李懷仙,但是李懷仙根本不鳥史朝義是名義上的領導,直接殺了史朝義向唐庭邀功。

整個安史集團后期的權利運作看起來暴力混亂。是因為領頭人死后,中層運作完全看齊叢林法則。這也是從小在營州長大的將領們刻在骨髓里的一套邏輯。河北以南的中原人看不懂。

安史叛軍范陽地區為根據地,此地受到草原突厥式文化影響,所以安史集團盡管南下建國,試圖組建朝廷贏得天下人的好感,終究無法擺脫其明顯的塞北標簽。安史集團盡管擁有超強的有組織暴力,但是沒有能統治天下的意識形態,最終也只能退縮為一個個河北地區擁地自保的封建領主。

和珅隨手寫的奏折,字跡都比書法家更勝一籌,作品至今被故宮收藏
2023/07/26
「神劍」被秦俑壓彎2000年,一出土就變直狀,專家:禁止考古挖掘
2023/07/26
2005年,男子借9萬買破袈裟,發現夾層有一物,后拍出6500萬天價
2023/07/26
古代沒有身份證,為什麼青樓女子不敢逃走,只能贖身才能走人?
2023/07/26
清朝嬪妃被寵幸后,為何都怕太監「揉屁股」?一按白忙了
2023/07/26
清朝「作弊衣」火了,用老鼠須寫了6萬字,考生如何作弊?
2023/07/26
朱元璋姓「朱」,百姓吃豬肉咋辦?老朱將「豬」改1個字,百姓:真香
2023/07/25
武則天跟李世民多年未有身孕,為啥和李治卻很快生下六個孩子
2023/07/25
元素周期表清朝才出現,為何朱元璋起的名能聯成周期表?
2023/07/25
朱元璋臨終前孫子問他:外敵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該怎麼辦
2023/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