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1年縱橫3000公里,黃巢如何從廣州打到長安?真相并非黃巢猛
2023/07/23

廣明元年(880年)七月,被唐僖宗給予平定農民軍希望的名將高駢,居然擁兵自重。

高駢的奏表送到長安,如一瓢冷水澆在僖宗君臣的頭上,「上下失望,人情大駭」。

1、唐僖宗的病急亂投醫

僖宗下詔指責高駢主張「散遣諸道兵」,以致使黃巢大軍從容渡過長江。

高駢不甘示弱,上表為自己辯解,一是說散遣諸道之兵「亦具奏聞,非臣自專」,把責任推還給僖宗;二是謊報戰績,稱自己與義軍交鋒,「已當數陣,粗成勝捷」,只要不落入草軍(唐廷對農民軍的貶稱)的圈套,「固護一方,臣必能也。」

并建議僖宗「宜急敕東道將士善為御備」。這其實是宣稱他只肯負起保守淮南一方之責。此后,高駢便托稱患有「風痹」,不再出戰。

看到高駢已不聽指揮,而黃巢屯軍淮南,已成威逼洛陽之勢,雖然遠在西北,僖宗也感到不寒而栗。

此時,宰相豆盧緣建議再試行招降之計,建議授予黃巢天平節度使之官,以阻止他西進。

而盧攜為挽回自己舉薦高駢失誤的面子,主張調兵布防,實行阻擊。

僖宗鑒于以往招降無效,只好下詔河南諸道發兵屯搬水(今河南商水),任命泰寧節度使(治在兗州,今山東兗州)齊克讓為汝州(治在今河南臨汝)、鄭州把截制置使,屯兵汝州,在淮北防守;同時又以淄州刺史曹全晸為天平節度使兼東南行營副都統,扼守淮河南岸。

這一番軍事部署的意圖,是以淮河為依托,在兩岸建立南北兩道防線,阻止黃巢義軍北上。

2、黃巢的離間計

然而,唐朝的意圖很快就落空了。曹全晸所率六千之眾猶如以卵擊石,一出師就被義軍擊敗,只能退屯泗州,指望著高駢派兵來援,殊不知高駢見死不救,便被義軍徹底打垮了。

唐朝的淮南防線既不堪一擊,淮北防線又因發生兵變而不戰自潰。

九月間,徐州派出三千兵奔赴溵水,途經許昌時,以款待不周為由,于日暮時分發生動亂。忠武節度使薛能「慰勞久之,方定。」當時許昌大將周岌也奉命率兵赴溵水,離城未遠,聞知城內發生兵變,星夜趕回,于拂曉人城,襲殺三千徐州士卒。

薛能是進士出身的一介書生,相當自負。

他在劍南西川當一名從事時,曾寫詩稱:「焚卻《蜀書》宜不讀,武侯無可律吾身。」

連諸葛亮的功業都不放在眼內。

然而,事實證明,在藩鎮動亂的晚唐,薛能這類「儒臣」多是無所作為的。周岌是憑勇力與戰功而由普通士卒起家的一員悍將,他挾平定徐州亂卒之威,驅殺薛能,自稱忠武軍留后。屯駐汝州的齊克讓恐為周岌所襲,引兵回兗州去了。諸道屯搬水之軍也皆散還本鎮。

于是,九月間,黃巢率領大軍從容渡過淮河。他自稱天補大將軍,嚴肅軍紀,「整眾而行,不剽財貨」,得到沿途農民的熱烈擁護,隊伍迅速擴大,號稱百萬。

同時,他對唐朝各路藩鎮開展分化攻勢,散發文牒警告他們說:

「各宜自守其壘,不要來觸犯我的兵鋒!我即將攻入洛陽,隨后就入長安,屆時我只向僖宗等問罪,不關你們的事。

因此,義軍分兵出擊,所向披靡,申州、光州、潁州、宋州、徐州、兗州等州的官吏聞風而逃。十一月中旬,黃巢攻占了汝州。

3、未戰找退路

長安城內,僖宗朝廷一片驚慌。

盧攜見勢不妙,稱病龜縮在家不出。此時已十八歲的僖宗召見其他宰相及田令孜商議對策時,禁不住對著他們傷心流淚。 豆盧緣、崔沆主張趕緊調關內諸鎮兵和左、右神策軍把守潼關。

田令孜也主張挑選左、右神策軍弓弩手扼守潼關,并稱自己愿出任「都指揮制置把截使」。僖宗憂慮地說:「侍衛將士,不習征戰,恐怕不能倚靠。」

田令孜提到了退路,說:「當年安祿山構亂,玄宗幸蜀以避之。」

一提起安祿山叛亂攻人長安的舊事,崔沆就說:

「安祿山眾才五萬,比起現在的黃巢來,真是小巫見大巫了!」

豆盧緣也說:「當年哥舒翰以十五萬眾尚且不能守住潼關。今黃巢眾六十萬,而潼關又無哥舒翰那樣的強兵。」

言下之意是肯定守不住的。不過,他又說田令孜早把自己的心腹安排為三川帥臣,比起當年玄宗倉皇入蜀,算是有所預備了。

僖宗聽到內外輔臣口口聲聲都說可能得入蜀避難,心情更是糟透了,無奈地對田令孜說:「你先給我發兵守潼關。」

此時,僖宗覺得應該作些鼓舞軍心的舉動。他親自到左神策軍軍營檢閱將士,召見了田令孜舉薦的張承范、王師會、趙珂三員軍將,分別加以任命。

最后,他任命田令孜為左右神策軍內外八鎮及諸道兵馬都指揮制置招討等使,以另一名宦官飛龍使楊復恭為副使,仍把最高軍事指揮權交給他寵信的宦官頭目。

十一月十三日,齊克讓給僖宗送去一份奏章,說:

黃巢已入東都境,臣收軍退保潼關,于關外置寨。將士屢經戰斗,久乏資貯,州縣殘破,人煙殆絕,東西南北不見王人,凍餒交逼,兵械利弊,各思鄉閭,恐一旦潰去,乞早遣資糧及援軍。

從中可以看到潼關以外唐軍士氣是如何的低落了。

4、一群「老爺兵」

十一月十七日,黃巢義軍抵達洛陽。唐朝東都留守劉允章不敢抵抗,率官吏投降。義軍入城時軍紀嚴明,對百姓加以慰問,「閭里晏然」。黃巢只在洛陽補充軍資,未作停留,繼續向長安挺進,于二十二日攻克關外戰略要地虢州(治在今陜西靈寶縣西),逼近潼關。

僖宗舉目四望,似無可依賴之臣,仍是寄希望于田令孜,任命他為汝、洛、晉、絳、同、華等八州都統,率左、右神策軍去抵擋。田令孜請募長安城市居民兩千人以補充左右神策軍。

僖宗接到齊克讓的求援奏章后,下命挑選神策軍弓弩手二千八百名,令兵馬先鋒使兼把截潼關制置使張承范、制置關塞糧料使王師會等率領前去增援潼關。

晚唐由宦官控制的左右神策軍,實際上是長安一帶富家子的庇護所。 這伙紈绔子弟以錢賄賂宦官而掛名于神策軍:

一是為了逃避徭役負擔,不僅本人可以名正言順地免承徭役,而且「或戶內一人在軍,其父兄子弟皆不受州縣差役。」

二是為了獲得官方供給的豐厚稟賜。

自安史之亂以來,由于強藩叛亂無常,唐廷只得依靠中央禁軍以自衛,對神策軍倍加優待,衣糧、藥茗、蔬醬之類的給賜比一般士兵要多得多。

所以,這班神策軍士兵平時穿著華麗的衣服,騎著高頭駿馬,趾高氣揚,仗勢欺人,其實是銀樣蠟槍頭,毫無作戰能力。如今聽說真的要被派去與黃巢義軍交戰,很多人抱頭痛哭,不少人用錢帛到病坊,雇請貧病之人代行。

那些冒名頂替的病人當然連兵器都拿不動了。

二十五日,張承范奉命率神策軍弩手開赴潼關。僖宗特地為張承范餞行,賜予豐厚。

張承范全然未受鼓舞,反而進言說:

聞黃巢擁數十萬之眾,鼓行而西。齊克讓以饑卒萬人依托關外,復遣臣以二千余人屯于關上,又未聞為饋餉之計,以此拒賊,臣竊寒心。

要求僖宗催促諸道精兵「早為繼援」。

僖宗則搪塞他說:「你只管去吧,援兵隨后就到。

張承范明知既無援兵又無糧草,此去必是兇多吉少,但迫于君命,仍勉強率領一群烏合之眾上路了。他們來到華州(治在今陜西華縣),剛好碰上刺史調任離去,軍民得知戰火燃近,都逃入華山,留下一座空城,根本沒有人應接。

張承范只得自己帶人入州庫尋找糧食,但見倉庫中塵埃鼠跡,一片荒廢景象。 好在倉庫中還有剩米一千斛,士兵們才得以帶上三天的口糧繼續上路。

5、餓著肚子守潼關

十二月一日,張承范等趕到潼關,從草莽林間搜尋出一百多個村民,強迫他們運石汲水,做了一點防御準備。可是,此時關下的齊克讓之軍與關上張承范的弓弩手都已絕糧斷炊,「士卒莫有斗志」。

這一天,黃巢義軍前鋒也抵達潼關之下,只見「白旌滿野,不見其際。

交戰不久,黃巢親自來到關下,義眾舉軍大呼,軍聲之盛,驚天動地。齊克讓雖從中午拒戰到傍晚,但饑卒終是無力抵抗,燒營而潰,敗退入關。在潼關的左側有一條山谷,平日禁止行人通行,以確保關稅的征收,稱為「禁阬」。

由于義軍迅速攻至,關上唐軍忘了派兵加以防守。潰兵遂從禁阬涌入關內。谷中本來荊棘交織,灌木塞途,一下子就被潰兵踐踏為平地。

張承范檢拾齊克讓潰兵所扔下的財物供給自己的士兵,并派人上表向僖宗告急求援,其中說道:

「臣離京六日,甲士未增一人,饋餉未聞影響。到關之日,巨寇已來,以二千余人拒六十萬眾,外軍饑潰,踢開禁院。臣之失守,鼎鑊甘心;朝廷謀臣,愧顏何寄!」

聯想到他離京前曾當面向僖宗要兵要糧,這番指斥「謀臣」的話不啻是指桑罵槐。

二日,黃巢義軍猛攻潼關,張承范全力防守,「關上矢盡,投石以擊之」。到了晚上,義軍縱火焚燒關樓。張承范叫王師會分兵八百人去防守禁阬,但部分義軍已先從禁阬入了關。義軍內外夾攻潼關,關上唐軍潰敗,王師會自盡,張承范變換服裝率殘兵逃回,途中才遇到方鎮派出的援軍二千人。

援兵見張承范敗逃,也向長安退去。 他們到了渭橋,見到田令孜招募的兩千神策新軍個個穿著漂亮溫暖,不禁氣憤地說:「這伙人無功受祿,我輩出生入死反受凍餒!」便將神策新兵搶掠一空,闖入長安作亂。

6、黃巢進京

黃巢留下大將成令壞防守潼關,率領大軍繼續向長安挺進。

三日,黃巢攻占華州,令大將喬鈐留守。唐河中(治在今山西永濟蒲州鎮)王重榮請降。

潼關失守,長安門戶洞開,田令孜恐怕僖宗責怪自己,便歸罪于盧攜。四日凌晨,僖宗接受百官朝見,下詔將盧攜罷相貶官,任命王徽、裴澈為宰相,同時下制任命黃巢為天平軍節度使。

當然,僖宗本人也不相信此刻黃巢會接受他的封官而停止進攻。所以一等百官退朝后,乘天色微明,他就帶上福王、穆王、澤王、壽王等四個兒子及妃嬪數人,由田令孜率五百名神策軍扈從,從宮城出逃,經城西的金光門逃離長安,撇下朝官不管了。

百官退朝后,才聽說亂兵入城焚燒了西市,也大多各尋逃路。

盧攜二度為相,「內挾田令孜,外倚高駢」,受僖宗寵遇甚厚,「專制朝政,高下在心」。其實與田令孜是一丘之貉。

當黃巢義軍大舉北伐時,他已患病行走困難,此時高駢既不足為倚,復被田令孜當作替罪羊,自是悔恨交集,心力交瘁,當晚聽說義軍入城,知道逃生無望,遂自盡。

十二月五日下午,義軍前鋒將領柴存占領長安,唐朝尚書左仆射兼左金吾大將軍張直方率文武官員數十人到灞上向黃巢投降,迎接黃巢進京。

據司馬光在《資治通鑒》第二五四卷記載,黃巢義軍進入長安時,一般居民并不驚慌。

當時,黃巢乘坐金裝肩輿,在身穿錦繡、腰束紅繒、手執兵器的部下護衛下,率領義軍浩浩蕩蕩地進入長安,只見「甲騎如流,輜重塞途,千里絡繹不絕。」

長安居民并沒有東藏西躲,而是夾道圍觀。尚讓沿路曉諭民眾說:「黃王起兵,本為百姓,非如李氏不愛汝曹,汝曹但安居無恐。」

7、黃巢的套路

十二月十二日,黃巢入居皇宮。 十三日,在隆隆的戰鼓聲中,他在大明宮含元殿登上皇帝位,國號大齊,年號金統。

他署置百官,以尚讓為太尉兼中書令,以另一名義軍將領趙璋兼侍中,同時任用了一批唐朝降官,但權力主要掌握在起義將領手中。

義軍士兵見到窮人即加賑濟,對于長期為非作歹以及頑固不化的官吏則嚴加鎮壓。

由于僖宗偷偷出逃,未通知朝官,包括舊宰相豆盧緣、崔沆,新宰相王徽以及京兆尹李湯等在內的一大群唐朝高級官吏來不及逃離長安,成了甕中之鱉,只得竄匿民間。

黃巢進京后,為了分化敵人,先是宣布「唐官三品以上悉停任,四品以下位如故」。

又于二十日發布通告要在逃唐官自動到趙璋府第自報姓名與官銜,可官復原職。

張直方本是個殘暴的將軍,曾以小罪答殺一名手下的軍將,家中奴婢有點小閃失輒殺之。 他雖迫于形勢表面上向大齊政權投降,暗地里卻在家中的暗墻夾壁里窩藏著豆盧瑑、崔沆、李湯等眾多官員,準備伺機劫殺黃巢。

黃巢得知這一情況,為了消除隱患,殺一做百,在發布通告的這一天派兵攻打張家,捕殺張直方等百余人。黃巢誅殺了李唐在京的全部宗室侯王。

此外還鎮壓了大批官吏、宦官。這也就是韋莊在《秦婦吟》中說的:「天街踏盡公卿骨。」

唐朝統治集團遭受農民起義軍的沉重打擊,元氣大損。而歷來受欺壓的勞動人民卻揚眉吐氣。

所以,在唐朝統治成員眼中,當時是:

自從大駕去奔西,貴落深坑賤出泥…扶犁黑手翻持笏,食肉朱唇卻吃齋。

8、蜀道難

且說僖宗一路出逃,晝夜奔馳不息,鄭畋時任鳳翔節度使,迎謁于途中,請僖宗留在鳳翔。可是僖宗驚魂已散,覺得鳳翔離長安太近,想逃往興元府。因此,他要鄭畋擔當起「東捍賊鋒,西撫諸蕃,糾合鄰道,勉建大勛」的責任,就繼續上路了,同時還派人通知東西兩川節度使楊師立和陳敬瑄,要他們預作迎接他入川的準備。

二十日,僖宗逃抵興元。陳敬瑄得知消息,派人來迎請僖宗入成都。由于興元府地處山區,交通不便,人口不多,財力匱乏,不足供應,加上擔心黃巢義軍繼續向西進攻,僖宗遂于中和元年(881年)正月動身踏上入蜀的艱難路途。

正如李白詩所感嘆的:「蜀道之難難于上青天」,入蜀之路本來崎嶇難行,加上正值寒冬,冰雪不時阻道,僖宗一行在入蜀途中少不了吃苦頭。

因為倉猝出逃,馬匹不足,連平時嬌生慣養的皇子們也只得徒步行走。 僖宗的第七子壽王李杰(后為昭宗)蹣跚而行,走到斜谷時實在走不動了,一腳穿著襪子,一腳光著腳板,直挺挺地躺在一塊大石板上。

田令孜催促他動身,壽王說:「走不動了,給匹馬騎吧。」

田令孜呵責道:「山谷間何處得馬!」 競以鞭鞭之使前。 壽王回頭瞪一眼趾高氣揚的田令孜,雖然敢怒不敢言,卻從此懷恨在心。

正月二十八日,僖宗終于到達成都,開始了長達四年的蜀中生活。

田令孜之所以選擇劍南道作為僖宗的避難所,從表面上看似乎是受玄宗往事的啟示。其實不然。

明人顧炎武認為:

唐都長安,每有寇盜,輒為出奔之舉,恃有蜀也。所以再奔再北,而未至亡國,亦幸有蜀也。長安之地,天府四塞,譬如堂之有室;蜀以膏沃之地,處其閫閣,譬如室之有奧也。風雨晦明,有所依而避焉。自秦漢以來,巴蜀為外府,而唐卒以不亡,斯其效也。

從地理形勢上,他把長安與西蜀比喻為寬敞的廳堂與四壁環圍的房間的關系;從經濟上,他把富庶的蜀地與長安比喻為堂與奧(房屋的深處)的關系,認為李唐皇室多次依據巴蜀而化險為夷。顧炎武的看法是有相當道理的。

明白地說,是因為號稱「天府之國」的劍南地區從唐前期以來一直是唐朝的一塊富饒的財賦供應之地。

尤其是成都平原農業生產發達,人口眾多,足以支持入蜀避難的小朝廷的偏安生活。

所以,僖宗到達成都之后,雖然一些群臣陸續追到成都,朝會時已有近二百人,加上為數不少的禁軍,但因為各地貢獻不絕,尤其「蜀國府庫充實」,所以賞賜與京師無異,以致「士卒欣悅」。加上劍南獨特的地理環境,易守難攻,因而成為李唐王朝理想的一個避難所。

(正文完)

和珅隨手寫的奏折,字跡都比書法家更勝一籌,作品至今被故宮收藏
2023/07/26
「神劍」被秦俑壓彎2000年,一出土就變直狀,專家:禁止考古挖掘
2023/07/26
2005年,男子借9萬買破袈裟,發現夾層有一物,后拍出6500萬天價
2023/07/26
古代沒有身份證,為什麼青樓女子不敢逃走,只能贖身才能走人?
2023/07/26
清朝嬪妃被寵幸后,為何都怕太監「揉屁股」?一按白忙了
2023/07/26
清朝「作弊衣」火了,用老鼠須寫了6萬字,考生如何作弊?
2023/07/26
朱元璋姓「朱」,百姓吃豬肉咋辦?老朱將「豬」改1個字,百姓:真香
2023/07/25
武則天跟李世民多年未有身孕,為啥和李治卻很快生下六個孩子
2023/07/25
元素周期表清朝才出現,為何朱元璋起的名能聯成周期表?
2023/07/25
朱元璋臨終前孫子問他:外敵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該怎麼辦
2023/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