嫪毐叛亂的主謀究竟是誰?小人物背后折射的往往是更大的政治形勢
2023/07/08

對秦國歷史感興趣的朋友,對于那場發生在秦國都城咸陽的軍事政變「嫪毐叛亂」,即「蘄年宮之變」應該并不陌生。

近些年來,一些秦宮影視劇,很喜歡在「嫪毐叛亂」上「大做文章」。他們習慣于用藝術手法,將那場叛亂起因,刻畫成「嫪毐為情人兒子」爭奪江山的舉動,包含著濃濃的「兒女情長」。

但歷史上真實的「嫪毐叛亂」,實際上與「兒女情長」并無關聯, 只有當我們真正了解了這場政變背后的真實原因,才能真正摸清秦末政治走向的隱線。

這場政變對整個歷史發展的影響力,也極大的被低估,而政變發生的主要原因,更是被誤傳了上千年。

為什麼會這麼說呢?看了本文的分析,或許不少歷史愛好者便能恍然大悟,也能真正讀懂秦并天下的最后一層障礙。

嫪毐叛亂歷史背景分析

眾所周知,秦王嬴政在13歲時,其父嬴異人英年早逝,而嬴政則小小年紀便繼承了國君之位。

基于嬴政尚未成年,相邦呂不韋和太后趙姬受異人臨終「托孤」。 秦國朝堂之事,皆由呂不韋和趙姬商榷定奪。

時光荏苒,「 太后,相邦輔政制度」,陪伴著大秦帝國和秦王政走過了九年時光。

公元前238年,秦王政已年滿22歲,按照秦國禮制,男子到了這個年齡,就應該進行「加冠禮」。

《史記》記載:四月,上宿雍。己酉,王冠,戴劍。

不難看出,秦王政按照古禮制,在四月時,離開都城咸陽,去往秦國故都雍城,進行「加冠,配劍」等成年儀式。

秦王政作為秦國國君,他的成人禮,自然比普通男子更加隆重。當時,太后趙姬和一眾文武大臣,聲勢浩大地陪伴著秦王政離開咸陽,前往雍城。

而就在這個關鍵時刻,留守在咸陽的長信侯嫪毐,突然在咸陽城發起政變。

《史記》記載:長信侯毐作亂而覺,矯王御璽及太后璽以發縣卒及衛卒、官騎、戎翟君公、舍人,將欲攻為亂。

嫪毐發動政變,主要攻打目標就是蘄年宮。這也是史料把「嫪毐叛亂」稱之為「蘄年宮」之亂的原因。史料對于這場政變的過程,幾乎沒有描寫,而只是用寥寥數字,說了嫪毐失敗后車被裂,也就是五馬分尸的情況。

現代影視劇,對政變過程也沒有太多演繹,反而是把嫪毐挺身走險發動叛亂的內心活動,刻畫的淋漓盡致,起兵緣由也是因「兒女情長」,目的就是推翻大秦帝國,讓自己及后世子孫做秦王。

夾雜著「兒女情長」的嫪毐叛變「很吸睛」,讓觀眾們看得也過癮。 但在那個特殊歷史節點,所爆發的政變,或許并非嫪毐一人所為,而是跟持續九年的「相邦,太后輔政」 政治制度有著直接關聯。

秦國政治集團情況解析

當年,秦王政的父親異人,在商人呂不韋和華陽太后羋氏的運作下,當上了秦國國君。

以華陽太后為首的楚國羋氏貴族外戚,憑借常年跟秦國王氏的聯姻關系,成為秦國高層最具實力的一個政治集團。

當年,異人以「質子」身份,被運作成國君后,自然也不甘心做羋氏政治集團的傀儡。

于是,異人登基之后,一方面聯絡團結嬴姓宗族成員,另一方面,大力提拔呂不韋,直至讓其當上秦國相邦。其真實目的就是想培養一股忠于自己的政治勢力。

可天不遂人愿,異人僅僅做了三年國君,便一命嗚呼。留下了趙姬贏政母子,以及尚未成型的秦國政治集團。

異人雖然命薄,可畢竟在那短短的三年時間里,還是扶植起了呂不韋這根「大柱子」 。在他「相國,太后」輔政的臨終托孤安排下,嬴政雖然年幼,王位卻也坐的穩固。

呂不韋是商人出生,除了有異于常人的經商頭腦外,政治智慧,及權利手段,也足以令人敬佩。

異人死后,呂不韋憑借輔政大臣的權利,在短短幾年時間里,便在秦國朝堂上,積聚起了屬于自己的一股勢力,而且憑借著跟太后趙姬的私人關系,在秦國政壇上可謂是混的風生水起。

一個國家的頂層政治,宛若一塊固定大小的「蛋糕」。當呂不韋政治集團,日益壯大的同時,傳統外戚羋氏貴族政治集團,在這一時期自然就受到了一定抑制,而另一股宗族政治勢力,也在呂不韋的崛起過程中,進一步邊緣化。

縱觀異人死后的那幾年,秦國高層之中,第一股政治勢力,便是傳統的羋氏外戚貴族集團,核心人物便是久居深宮的華陽夫人。

第二股政治勢力,便是以「輔政」名義崛起的呂不韋,趙姬政治集團。他們二人以「處理朝務,掌管印璽」在正統和法理上占得先機,顯然勢頭最為強勁。

而第三股,也是勢力最弱的,便是那些贏姓宗族政治勢力,雖然他們在羋氏外戚和呂不韋政治集團的夾縫里,實力最為弱小,可畢竟是王室宗族。另外,還有一個沒有政治實權,卻又無法忽視的傀儡國君嬴政。

中國有句老話:花無百日紅,人無百日好。呂不韋和趙姬的關系,或許是歷史上最為復雜的一種存在。

當年呂不韋為了「奇貨可居」的理想,把自己的愛姬,也就是趙姬送給了異人,結果時過境遷,異人英年早逝,趙姬不僅成了掌管「秦王印璽」的實權派太后,而且也成了個年輕寡婦。

據史料記載,異人剛死那幾年,呂不韋常常通宵達旦進宮去和趙姬「商議朝政」 。一時間,咸陽城里謠言四起,甚至說秦王嬴政是呂不韋的「兒子」。

呂不韋頭腦聰慧,也是個嗅覺敏銳的政治家。跟太后趙姬「過密交往」,不僅是「聲譽」問題,還有巨大的「政治危險」。

倘若被羋氏或者宗族政治對手抓住把柄,那將萬劫不復。于是,呂不韋從政治角度出發,把「大陽人」嫪毐,送到宮中,給趙姬做男寵。

從當時的情況來看,呂不韋這一招很高明,不僅幫助趙姬解決了「孤單」問題,同時也讓自己得以從「輿論漩渦」中抽身,避免了政治風險。

政治集團權力裂變,引發嫪毐起兵叛亂

中國有句老話:環境能夠鍛煉人,也可以改變一個人。

嫪毐的出現,讓趙姬逐漸疏遠了呂不韋,同時,幾年「掌管秦王璽」的時光,也讓趙姬品嘗到了權利的滋味。

權利這種東西,越大越吸引人。 趙姬曾親眼見證了同為太后的華陽夫人,憑借權利手段將異人扶國君寶座的過程。

俗話說,榜樣的力量是無窮地,隨著時光推移,趙姬也不再滿足于藏在后宮跟嫪毐享受男女之事,而是有了更大的欲望,那就是培植屬于自己的「政治集團」勢力。

趙姬出身貧寒,娘家人指望不上。而當時,呂不韋送來的嫪毐,成了最合適的人選。

于是,在嫪毐進宮沒幾年后,趙姬便利用手中的權利,把這位枕邊人推到了秦國朝堂。直到後來,嫪毐這位「男寵」被封為長信侯。

史料記載,封嫪毐做長信侯時,曾遭到過很多人的反對,其中就包括呂不韋,及華陽夫人等政治集團代表人物。但趙姬頂住了輿論的壓力,并且在嫪毐成為長信侯后,還縱容他在朝廷結交官員,拉攏派系。

從這些情況來看,在嫪毐發跡之后,秦國的政治局面發生了微妙變化。 除了傳統的羋氏外戚政治集團,嬴姓宗族政治勢力外,呂不韋和趙姬這對早期的政治聯盟,也在趙姬一味提拔重用嫪毐的過程中分道揚鑣。而太后趙姬和權臣嫪毐,重新拉起了一支屬于她們的政治勢力。

在公元前238年,也就是嬴政22歲時,秦國高層,實質上擁有四大政治集團,按實力排個座次的話,那傳統羋氏雖然沒怎麼發展,可憑借多年積累,根深樹大,此時已位列頭牌。

而跟趙姬在政治上分道揚鑣后,呂不韋政治集團的實力稍有削弱,排在第二。新崛起的趙姬,嫪毐政治集團排名第三,嬴姓宗族依然最弱,排名第四。

古代高層政治集團之間,往往有一種微妙的平衡關系,而某種突發事件,往往會打破這種平衡。秦國高層在「四大政治集團」微妙平衡下,迎來了秦王政的「加冠禮」

秦王的加冠禮,絕非普通人的成人禮,而且秦王加冠,佩劍,也不是簡單的「戴帽子,掛寶劍」,背后其實深藏著濃濃的政治權利分配。

根據秦國律法,一旦嬴政完成加冠禮,太后趙姬就得交出秦王璽,并且嬴政即將理政。

這樣一來,秦國高層的「政治平衡」勢必會被打破,而這一次,被分走政治權利的便是趙姬,嫪毐政治集團。

在這種情形下,趙姬苦心經營起來的政治集團,必將灰飛煙滅。因此,在秦王政和趙姬離開咸陽后,并在秦王加冠禮的節骨眼上,嫪毐冒著巨大風險,發動了政變。

其實背后本質原因,就是趙姬,嫪毐政治集團為了捍衛鞏固政治權利,而冒死發動的一場戰爭。

換句話說,這場政變,其根本原因,也是由政治集團爭奪權利所觸發。背后的主謀,正是陪在秦王政身邊的趙姬。 為什麼說她是主謀呢?

趙姬是嫪毐叛亂的「執牛耳者」

影視劇里,說嫪毐起兵是為了自己當秦王。但熟悉歷史的人可能都清楚,在當時那種半奴隸,半封建社會下,嫪毐這種奴隸出生,憑借「男寵」身份上位的人,在身份等級森嚴的社會,斷然不可能被全國百姓接受,恐怕嫪毐自己也沒想過當秦王。

所以,嫪毐只能算是那場叛亂中的「先鋒官」,或者是執行者,斷然不可能是背后的主謀。另外,史料上有明確記載,嫪毐起兵,主要攻打的目標便是「蘄年宮」,在趙姬和秦王政離開咸陽后,王宮里的主要人物便是羋氏華陽老太后。

從嫪毐軍事行動目標,便能看出,其實趙姬,嫪毐政治集團,是想利用這場政變,消滅掉傳統羋氏政治集團。

她們這麼做,可以得到兩個好處,一則能夠消滅,或者削弱強大的政治對手傳統羋氏外戚,擴大自己的政治集團勢力。

二則,秦王加冠時刻,都城咸陽發生軍事叛亂,趙姬或許便能以國家「不穩定」為由,進一步「涉政」。

從這些情況來看,貌似史料上一次簡單的嫪毐叛亂,其實背后原因并不簡單,而是蘊藏著趙姬政治集團,為了爭奪權利,為了讓政治權益最大化,經過謀劃發動的一場軍事行動。

此外,從呂不韋當時的情形,也能看出一些端倪。根據史料記載,嫪毐在咸陽發動叛亂后,并沒有去攻打呂不韋,而身為相邦,呂不韋也沒有去對付嫪毐,而是把僅有的一點兵力,集中到相邦府邸自保。

從這一點看,政治家呂不韋,當時或許早已看出:嫪毐叛亂,就是趙姬政治集團想干掉羋氏政治集團,這顯然就是「兩伙政治集團的火拼」,不論結果如何,選擇中立自保,能讓呂不韋政治集團利益最大化。

既然從種種跡象中能看出,嫪毐叛亂是為了爭奪政治集團利益,而發動的一場軍事行動。那麼這場軍事行動的最大受益者,必然也是政治集團的「首腦」人物。

而在趙姬,嫪毐政治集團里,太后趙姬才是領導人。因此,嫪毐叛亂的「執牛耳者」,必定趙姬無疑。

老話說的好,人算不如天算。趙姬,嫪毐政治集團的理想很「豐滿」,但殘酷的現實,卻讓她們這個野心勃勃的政治集團,因為這場叛亂,徹底灰飛煙滅。這又是因為什麼呢?

嫪毐叛亂對歷史又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加速秦國政壇洗牌,對歷史走向影響深遠

嫪毐叛亂,選擇在秦王政離開咸陽,去雍城舉行加冠禮發動,時機選擇得當,攻打蘄年宮,目標也很明確。這也說明是一場經過縝密謀劃的叛亂。

但在精密謀劃之中,趙姬和嫪毐,卻忽略了一個人,那便是時年22歲的秦王政。 這位有過黑暗童年記憶,在艱難困苦中長大的秦王,顯然絕非等閑之輩。而他也恰恰成了這場叛亂中最大的「變數」。

根據史料記載,嫪毐在咸陽發動叛亂后,身處雍城的秦王政并沒有慌張,而是堅持按照禮制,完成了加冠禮。并且順理成章地從太后趙姬那里要過了秦王璽。

從這一點看,當時秦王政在政治上,顯然比想象中的傀儡國君更成熟。獲取秦王璽,讓嬴政在法統上占領了先機。因此,根據秦國律,秦王璽可以調動全國軍隊,權利至高無上。

秦王政完成這一步后,接下來的操作更加精彩。

《史記》記載:王知之,令相國昌平君、昌文君發卒攻毐。戰咸陽,斬首數百,皆拜爵,及宦者皆在戰中,亦拜爵一級。毐等敗走。即令國中:有生得毐,賜錢百萬;殺之,五十萬。 盡得毐等。衛尉竭、內史肆、佐弋竭、中大夫令齊等二十人皆梟首。車裂以徇,滅其宗。及其舍人,輕者為鬼薪。及奪爵遷蜀四千馀家,家房陵。

這是史料上記載秦王政平叛嫪毐叛亂的整個過程,從這段史料可以解讀出,秦王政在處理嫪毐叛變時,并沒有調動當時秦國位于藍天大營的王牌部隊,也就是秦王自己可以號令的部隊。

像王翦,蒙氏兄弟等大將,秦王都沒有讓他們去咸陽平叛。而是重用了羋氏外戚政治集團里的昌平君、昌文君等人。同時,秦王政也下詔讓呂不韋,嬴姓宗親等人,在咸陽也組織人馬誅殺嫪毐。

從秦王政的安排來看,充滿了濃濃的政治用意。在這場亂斗中,他沒有使用自己的「班底」。而是讓羋氏外戚政治集團,和呂不韋去跟嫪毐火拼。

秦王政表面上重用羋氏外戚和嬴姓宗親,能有效地讓這兩股政治力量,感受到秦王政對他們的重視,從而讓這兩個政治集團成為秦王的人。

而他也用「國家大義」,巧妙地把呂不韋也拉入到了亂局中,又能有效地消耗一下呂不韋政治集團。從結果來看,秦王政利用嫪毐叛亂這個突發事件,巧妙地把「羋氏外戚,呂不韋,贏姓宗親」三大政治集團,跟趙姬,嫪毐政治集團火拼。

并且在嫪毐被車裂后,秦王政又用政治手段,把嫪毐叛亂事件做了「擴大化」。不僅把自己的母后趙姬軟禁在雍城,還以「嫪毐是相邦呂不韋進獻」為由,讓呂不韋相邦職務解除,僅僅一年后,將呂不韋逼死。

經過嫪毐叛亂,不難看出,秦王政抓住這個契機,消滅了呂不韋和趙姬政治集團,收獲了羋氏外戚,贏姓宗親兩大政治集團。

換句話說,也就是秦王政,利用嫪毐叛亂事件,把之前秦國的「四大政治集團」,進行了有效「洗牌」,將所有政治集團勢力都凝聚到自己身邊,為己所用。

而秦王政也成了最后的贏家,不僅獲得了實質上的政治權利,同時也統一了秦國政治集團割據的情形。

秦國政治大一統,也是秦王政後來能統一天下的先決條件。這一點,對于歷史影響甚為深遠。

從側面來看,秦王政能在那短短一兩年間,完成如此壯舉,某種意義上講,也離不開嫪毐叛亂,給其提供的契機和推動作用。因此,說嫪毐叛亂對歷史走向有深遠影響,一點也不為過。

和珅隨手寫的奏折,字跡都比書法家更勝一籌,作品至今被故宮收藏
2023/07/26
「神劍」被秦俑壓彎2000年,一出土就變直狀,專家:禁止考古挖掘
2023/07/26
2005年,男子借9萬買破袈裟,發現夾層有一物,后拍出6500萬天價
2023/07/26
古代沒有身份證,為什麼青樓女子不敢逃走,只能贖身才能走人?
2023/07/26
清朝嬪妃被寵幸后,為何都怕太監「揉屁股」?一按白忙了
2023/07/26
清朝「作弊衣」火了,用老鼠須寫了6萬字,考生如何作弊?
2023/07/26
朱元璋姓「朱」,百姓吃豬肉咋辦?老朱將「豬」改1個字,百姓:真香
2023/07/25
武則天跟李世民多年未有身孕,為啥和李治卻很快生下六個孩子
2023/07/25
元素周期表清朝才出現,為何朱元璋起的名能聯成周期表?
2023/07/25
朱元璋臨終前孫子問他:外敵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該怎麼辦
2023/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