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為什麼盛行男性之間的愛情?薛蟠追求柳湘蓮,究竟錯在哪里?
2023/07/07

紅樓夢有個獨步天下的寫作絕技:大量運用對比法。

每個片段,每個故事,都不是孤立的。同時空里一定發生著另一組故事,兩者一定形成強烈的對比發生。

柳湘蓮暴打薛蟠,是紅樓夢里少有的爽劇。這部爽劇里也有對比嗎?如果有,它揭示了什麼呢?

01 古代男風

薛蟠自上次會過一次,已念念不忘。又打聽他最喜串戲,且串的都是生旦風月戲文,不免錯會了意,誤認他作了風月子弟,正要與他相交,恨沒有個引進,這日可巧遇見,竟覺無可不可。且賈珍等也慕他的名,酒蓋住了臉,就求他串了兩出戲。下來,移席和他一處坐著,問長問短,說此說彼。那柳湘蓮原是世家子弟,讀書不成,父母早喪,素性爽俠,不拘細事,酷好耍槍舞劍,賭博吃酒,以至眠花臥柳,吹笛彈箏,無所不為。 因他年紀又輕,生得又美,不知他身分的人,卻誤認作優伶一類。那賴大之子賴尚榮與他素習交好,故他今日請來作陪。不想酒后別人猶可,獨薛蟠又犯了舊病。

他心中早已不快,得便意欲走開完事,無奈賴尚榮死也不放..........

故事的開端,源于薛蟠熱切地要和柳湘蓮交往。

交往就交往唄,男性不是多個朋友多條路嗎?柳湘蓮為何氣憤憤呢?因為薛蟠要的交往,是[色.情]交往。

中國古代非常盛行男風,也就是同性戀。

在中國歷史上,男風之好可謂源遠流長,最早見于春秋戰國時期。在漢魏、六朝以及明清兩代,更是達到無法言說的高峰。

漢朝時幾乎每個皇帝都會有一個或者多個美男子作為愛寵。

明清時期的男風更為普遍,上至帝王將相,下至平民布衣,都趨之若鶩。 男風成了[性☆生☆活]的一部分,成為家庭婚姻制度的一種補充。閩地還有「契兄弟」、「契父子」習俗,將同性關系以「偽血緣」的方式變成社會常態。

為什麼會這樣呢?馮夢龍將之歸結于天性使然。

其實這說法并不全面。天性只算是基礎,社會才是真正的成因。

首先是因為男女隔離制度。男人在社會層面見不到女人,當然要尋找替代品。

其次是因為文化奴化。全世界各國的封建時代,都存在個體不平等現象,但是論程度,很少有哪里能媲美我大天朝。

不平等帶來的碾壓快感,才是男風盛行的深層根源。

與其說他們在「戀愛」,不如說是「狎妓」的變體。地位高的「攻」,和地位低的「受」之間,多數是凌辱關系。相當于動物打架,弱的一方露出肚皮,表示臣服。

這和現代社會的同性戀,還有區別。 其實沒有多少「戀」,本質上是強弱奴役。

紅樓夢里就寫了很多。比如賈璉在書房住幾天,便要找些清俊的小廝【出火】。那些小廝有什麼戀啊?

02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錯階級的不用說了,同階級里也在演繹強弱奴役。

薛蟠之所以敢打柳湘蓮的主意,最大的前提是柳家敗落。

柳湘蓮沒錢,作者專門對此進行了描寫。他對寶玉自述道:

「這個事也用不著你操心,外頭有我,你只心里有了就是。眼前十月初一,我已經打點下上墳的花消。你知道我一貧如洗,家里是沒的積聚,縱有幾個錢來,隨手就光的,不如趁空兒留下這一分,省得到了跟前扎煞手。」

其實論階級,柳湘蓮比薛蟠高得多,但經濟情況卻是【一貧如洗、隨手就光】。

薛蟠自恃有錢,加上王薛兩家的捆綁,薛蟠從小背靠權勢、面朝臭錢,一直為所欲為,他早就習慣了。 既然柳湘蓮缺錢,他認為就該臣服于自己。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柳湘蓮【眠花臥柳,吹笛彈箏,無所不為】,讓人誤以為是個浪蕩子。

更明確的說,是靠「浪」來混好處的人。

但事實卻是,柳湘蓮只是單純的熱愛文藝,多報了幾個「興趣班」而已,人家根本不想浪,更不可能做亮肚皮的弱者。

什麼是世家子弟呢?可不是誰想叫就能叫的。所謂世家,是指連續三代人擔任三品以上官員的家族。

柳家雖然敗落,但高貴的基因刻在骨子里。柳湘蓮本人又是天生大帥哥,武藝超群。在京城貴族圈里人脈也甚廣,人人都給三分薄面。

而薛蟠呢,是個外來戶,上不了台面的奸商(封建時代的低等子民),法律上的死人,不能見光的通緝犯,一無所長的酒囊飯袋。

這兩人站在一起,就是天鵝遇到癩蛤蟆。

03 柳湘蓮的氣憤

柳湘蓮的優秀,還不僅僅限于外在條件。

他沒錢,但也不忘給秦鐘修墳,足見此人重情重義。

寶玉明明富貴,但因為掣肘太多不能出力,柳湘蓮不但不怪他,反而安慰他【外頭有我,你只心里有了就是】。這大度、這承擔力,去哪兒找啊?

曹公寥寥描繪幾筆,就刻畫出一個正能量滿滿的好男兒。這樣的人,只可能做強者,怎麼肯卑躬屈膝去跪舔他人?

你要充分理解這些,才能體會柳湘蓮的氣憤。

剛至大門前,早遇見薛蟠在那里亂嚷亂叫說:「誰放了小柳兒走了!」柳湘蓮聽了,火星亂迸,恨不得一拳打死,復思酒后揮拳,又礙著賴尚榮的臉面,只得忍了又忍。

柳湘蓮對薛蟠已經一再躲避了,誰知癩蛤蟆越發過分。【小柳兒】的愛稱,仿佛柳湘蓮已經是他的人了。

薛蟠忽見他走出來,如得了珍寶,忙趔趄著上來一把拉住,笑道:「我的兄弟,你往那里去了?」湘蓮道:「走走就來。」薛蟠笑道:「好兄弟,你一去都沒興了,好歹坐一坐,你就疼我了。憑你有什麼要緊的事,交給哥,你只別忙,有你這個哥,你要做官發財都容易。」湘蓮見他如此不堪,心中又恨又愧,早生一計,便拉他到避人之處,

【有你這個哥,你要做官發財都容易】,這句話是重點,劃下來要考。

首先可以肯定,這是吹牛皮。真有這本事的話,薛家怎麼沒一個做官的?

其次,這句話深刻地體現出很多男性的社會觀。

薛蟠的思想很齷齪,但絕對是主流。社會不就是權色交換的地方嗎?

書本上教育的什麼學問啊,什麼志向啊,什麼報效國家啊,什麼天下蒼生啊,到了現實里只有奴役和被奴役,買賣和被買賣。 沒資源的,就該出賣肉體和靈魂。

薛蟠想當然的認為,普天下人人都信奉這一套,用這套一定能套住小柳兒。

可是這套對柳湘蓮而言是臭不可聞。因為他和寶玉一樣,信奉個體價值。

04 三觀對決

什麼叫做信奉個體價值?

這個說法并非反社會,而是反對劣性的社會規則。

薛蟠信奉的就是劣性社會規則,只適合奴才,不合適有人格、有思想、有能力。

寶玉和薛蟠,表面看是教養差異,實則是兩種社會路線,甚至是文化發展的不同方向。

不要說我上綱上線。整個這部書都是正邪之間的斗爭,這在開篇時就點出了。何謂正邪?就是三觀差異。

黛釵為什麼截然相反,晴雯襲人為什麼勢不兩立,為什麼她們的粉絲永遠互相不服?為什麼書里每個情節,都令人們爭論不休,永無定論?

全是因為三觀相反。

保有良知的人,渴望人格獨立,渴望良性規則的人,會偏愛寶玉、黛玉、晴雯等人。反之,劣性規則的受益者和向往者,必然吹捧襲人寶釵。

人們都說:寶釵襲人在現實里才能混的開。你看,【混的開】這詞就已經暴露一切了。沒錯啊,她們的確很適合劣性社會規則。

寶玉和柳湘蓮處在社會上層,只要他們樂意,可以在社交關系里做奴役者。但是他們沒有強迫過任何一個人。

他們與人交往,既不動用權,也不動用錢,更不會暗示這些。交友是出于欣賞,社交是為了尊重。

即便是琪官,一個專門提供男色服務的人,寶玉仍然尊重。因為愛戲,欣賞琪官的演唱,才與之交往。

有什麼樣的社交模式,就有什麼樣的社會觀。

05 淚和樂

作者在描寫柳蟠的沖突空檔,穿插了寶玉和柳湘蓮的交往。兩組關系,就形成強烈的對比。

寶玉便拉了柳湘蓮到廳側小書房中坐下,問他這幾日可到秦鐘的墳上去了。湘蓮道:「怎麼不去?前日我們幾個人放鷹去.......」(省略引用)

當柳湘蓮要閃時,賴尚榮要他一定見見寶玉。可見他倆有多要好。

他們見面,談的話題全是對故友的情誼。

寶玉道:「我也正為這個要打發茗煙找你,你又不大在家,知道你天天萍蹤浪跡,沒個一定的去處。」湘蓮道:「這也不用找我。這個事不過各盡其道。眼前我還要出門去走走,外頭逛個三年五載再回來。」寶玉聽了,忙問道:「這是為何?」柳湘蓮冷笑道:「你不知道我的心事,等到跟前你自然知道。我如今要別過了。」

雖然關系好,但是寶玉也沒打聽出他的行蹤計劃。

這體現的正是個體獨立性。朋友不在酒席上,而在心里。在或不在,見或不見,隨緣隨份即可,尊重每個人的自由。

寶玉不會因為柳湘蓮的特立獨行,而認定他【不合群】,認定他【無用】。

這種交往,便是神交。

寶玉道:「好容易會著,晚上同散豈不好?」湘蓮道:「你那令姨表兄還是那樣,再坐著未免有事,不如我回避了倒好。」

寶玉想了一想,道:「既是這樣,倒是回避他為是。只是你要果真遠行,必須先告訴我一聲,千萬別悄悄的去了。」說著便滴下淚來。

寶玉顯然很舍不得柳湘蓮走,因為每見一次都不容易。

寶玉希望多留他一會兒,後來薛蟠也說這話。如出一轍的戲碼,性質卻截然相反。

前者帶給柳湘蓮的,是難得的人間美好。后者氣得他恨不得一拳打死。你說這是因為什麼呢?

寶玉送別柳湘蓮,竟然落淚了。如此豐富的情感,現代人很難理解,但在唐朝時還是國人的常態。后人為什麼都陷入了情感沙漠?

薛蟠聽如此說,喜得酒醒了一半...

那薛蟠難熬,只拿眼看湘蓮,心內越想越樂,左一壺右一壺,并不用人讓,自己便吃了又吃,

薛蟠也有情感噴發啊!和寶玉對比一下,是不是格外有意思?

一個動情落淚,一個動情樂不可支。

現代男[性.交]友倒不是為了同性戀,不過社交場里樂不可支的狀態,跟薛蟠實在沒啥兩樣。

前者越來越少,后者越來越多,這又說明了什麼呢?

06 小結

薛蟠就是那個丑陋面孔的代言人。現代社會的很多現象,都有深刻的歷史淵源。

柳湘蓮暴揍薛蟠,每一拳,其實都是文明正義對野蠻丑惡的捶打。

幸虧有柳湘蓮,才讓正義難得的揚眉吐氣一次。

薛蟠用他那套思維瀟灑了半世,終于遇到硬茬了。被胖揍一頓后,也沒敢吱個聲,可見就是個紙老虎。

可惜的是,這樣的正義之光太少也太微弱,終究還是要淹沒在千千萬萬的薛蟠之中。

如果有一天,柳湘蓮成為社會多數,那才是一個真正適合男性的社會。因為這時候的【男性】,就不再是壓迫和齷齪的代名詞,而是正能量的代名詞。

和珅隨手寫的奏折,字跡都比書法家更勝一籌,作品至今被故宮收藏
2023/07/26
「神劍」被秦俑壓彎2000年,一出土就變直狀,專家:禁止考古挖掘
2023/07/26
2005年,男子借9萬買破袈裟,發現夾層有一物,后拍出6500萬天價
2023/07/26
古代沒有身份證,為什麼青樓女子不敢逃走,只能贖身才能走人?
2023/07/26
清朝嬪妃被寵幸后,為何都怕太監「揉屁股」?一按白忙了
2023/07/26
清朝「作弊衣」火了,用老鼠須寫了6萬字,考生如何作弊?
2023/07/26
朱元璋姓「朱」,百姓吃豬肉咋辦?老朱將「豬」改1個字,百姓:真香
2023/07/25
武則天跟李世民多年未有身孕,為啥和李治卻很快生下六個孩子
2023/07/25
元素周期表清朝才出現,為何朱元璋起的名能聯成周期表?
2023/07/25
朱元璋臨終前孫子問他:外敵入侵有叔叔,叔叔造反,我該怎麼辦
2023/07/25